姊弟之間的性器官真的很合適 [2/2]

时间:2019-08-24 00:05:04

「這樣才是大姊的乖寶貝,好弟弟,來吧!輕一點。」

  「好。」弟弟一聽,把屁股用力一挺,大雞巴又進了5公分左右。

  「啊!寶貝……停……停……好痛……大姊的穴裡面……好痛、好脹……」弟弟一聽,馬上停止不動,望著我那痛苦滿面的臉,

問道:「大姊為什麼妳的陰道那麼緊呢?」

  「這有什麼好奇怪的,男女的生理構造因人而異,各有不同。小寶貝!你知道嗎?你們男人的陽具有粗有細,有長有短;有的龜頭碩大,有的尖小。女人的陰阜有肥隆的,有低平的;陰唇也有厚、有薄;陰壁(腔)有鬆、有緊;陰道有深、有淺等等不同的類型。」

  「嗯!原來還有這麼多的分別,那麼大姊的陰戶,是屬於哪一種類型呢?」

  「大姊的陰戶是屬於陰阜肥隆、陰唇厚、陰壁緊、而陰道深的類型。」

  「那麼,我的雞巴適不適合大姊的陰戶呢?」

  「小寶貝,乖弟弟,你的雞巴再適合也不過了。」

  「為什麼呢?大姊,請妳講給我聽,讓我知道其中的原因。

「小心肝!你的雞巴是所有女人夢寐以求的珍品。寶貝,你知道嗎?」

  「我就是不知道,才問妳嘛!大姊,別賣關子啦!快講吧!」

  「乖弟弟!你的雞巴長得粗長碩大不說,而且是筋勝於肉、頭大根削、稜角又厚硬又凸出,好似一顆大草菇一樣。小寶貝!女人就是需要像你這樣的大雞巴插進才會痛快、舒服、過癮、滿足。」我不厭其煩的解釋給他聽。

  「那是什麼原因呢?每個男人都有一條雞巴,不是一樣可以插得女人痛快滿足嗎?」

  「小寶貝!這就是你的錯了,雖然每個男人都有一條雞巴,但是各人有各人的不同之處。像你這樣粗大的插進去,才有脹滿的感覺,尺寸長的,才可以抵到底,頂到子宮裡面,而產生高潮。龜頭稜角厚硬而凸出者,在抽插時,稜角摩擦著陰璧的嫩肉,能產生出無限的快感來。尤其是筋勝於肉陽具,插起穴來,才勇猛驃悍,持久而耐戰。」

  「我完全瞭解了,大姊妳的分析真棒,不愧\是經驗之談,妳使我瞭解女人的心態,原來女人都喜歡男人的陽具粗長碩大,堅硬有勁,才能使她們舒服過癮,痛快滿足哇!」

  「那是當然啦!還用說嗎?那一個女人不喜歡粗長碩大、堅硬有勁,持久耐戰的好陽具,誰會喜歡那軟小,沒勁沒力,而不堪一擊,中看不中用的雞巴呢?小寶貝!女人若遇到像你這樣的雞巴,被你插過之後,一輩子定會愛你發狂、發瘋、發癡的,你知道嗎?小心肝,來吧!光顧得說話,把正事都給耽誤了。大姊現在穴裡又癢了……快插吧……」

  「好的!大姊。」弟弟答應一聲,便將我轉過來,並將雙腿推向我的雙乳間,使我的陰戶更形突出,再一用力,又進入5公分左右。

  「唉呀!……好脹啊……乖弟弟……大姊好……好脹……又好痛……真不知道是……什麼滋味……又痛……又癢……又酸……又脹的……」

  「大姊!我還有5公分多沒進去,等一會……全部進去了……大姊就會知道是什麼滋味啦!」

  我聽他說還有5公分多沒進去,心中又喜又怕,若真的將他那18公分多長、5公分多粗的大雞巴,全吃進去的話,真不知道是什麼滋味?自己的小穴又怎能吃得消呢?不管那麼多了,「脹死總比餓死強」,更何況我的目的,是要他來替我解除慾飢渴,若是怕「死」,豈不辜負了我的初衷啦!我還出來散什麼心?解什麼悶呢?

  於是,我扭動著肥臀,口裡浪叫道:「寶貝!乖弟弟……快……快用力插進去吧……讓……讓大姊吃……吃根整條的……過過癮……止止癢……解解飢……止止渴吧……我的小心肝……寶貝兒……」

  弟弟一聽,我那淫浪的叫聲和臉上騷媚妖豔的表情,哪裡還忍受得了。於是再用力一挺,一插到底,大龜頭抵到我的子宮裡面去了,刺激得全身一陣顫抖,陰道猛地緊縮,一股淫液身不由己的直沖而出。

  「哎呀……頂死我了……也……美死我了……」

  弟弟此時感到大龜頭被子宮花心,包得緊緊的,並且一放一收地吸吮著,使他舒服暢快美極了。於是大起大落的抽插,下下盡根,次次著肉,兇狠勇猛地連續插了數十下。他一陣狠攻猛打,使我感到舒暢無比,身不由己的拼命搖擺\著我的肥臀,去迎湊他猛烈的抽插。他每次用力一撞,我就全身一抖,使我處在高昂興奮,飄飄欲仙的情況中,喜極而泣了。[!--empirenews.page--]

  這也難怪,我已經一年多沒有碰過男人的陰莖了,真是太久、太久,未曾享受異性的愛撫與滋潤啦!今晚是我又重新「開葷」,竟吃到了一根如此粗長碩大的「肉棒」,少陽鋼氣十足,精力又充沛,體力又強壯的英俊少年。使我長久以來,幾乎忘掉了的那男歡女愛,魚水之歡的情慾快感,再次穫得了,怎麼不教我欲仙欲死,喜極而泣,一面流淚\、一邊承歡呢?

  我叫著、搖著、挺著、擺\著,使我的陰戶和他的大肉棒,更密合在一起。我的淫水,好似缺了堤的江河,一陣一陣的湧出,泛濫成災了。

  「小寶貝……乖弟弟……你真是大姊的心肝寶貝……我被你插上天了……痛快得我要……要瘋狂了……弟……大雞……你、你插死我吧……我真樂死了……啊……啊……我……我又洩了……」

  弟弟眼觀浪態,耳聽淫聲,刺激得如一頭飢餓的下山猛虎,要將口中的獵物吞噬而食之。他卯足了勁,拼命急抽猛插,大龜頭像雨點似的,打擊在我的花心上,那「卜滋!卜滋」的抽插聲,不絕於耳,好一曲「性交」交響曲,使我欲仙欲死,靈魂出竅,好似飄浮在雲霧中的一般,急需抓住些什麼,來作依憑,才感到充實。

  「哎呀……小寶貝……弟……大姊……頭一次嚐到如此……如此的好滋味……你……你快放下我的雙腿……壓到我的身上來……讓大姊抱抱你……親親你……快……快嘛……」

  弟弟一聽,急忙放下我的雙腿,再將我抱到了床中央,一躍而壓在我的胴體上,大雞巴立即插入我的陰戶裡面,我用雙手緊緊抱住他,雙腳緊緊纏住他的雄腰下,扭動著肥臀。

  「啊……小寶貝……快動……大姊要你用力的插……用力的插……把大姊抱緊點……這樣我才有充實感……和真實感……啊……我的親弟弟……小丈夫……乖肉……」

  弟弟被我抱得緊緊的,胸膛下面壓著我一雙軟中帶硬,彈性十足的豐滿肥脹的 34 D罩杯大乳房。下體的大雞巴正插在緊湊的陰戶裡,熱呼呼、濕濡濡,那種又暖、又緊、又濕、又滑的感覺,好舒服、好暢美。尤其我的花心咬著大龜頭,那一吸一吮的滋味,實非筆墨能形容的。

  他的陽具被扭動得爆脹生痛,有不動不快之感。於是——毫不留情的猛抽狠插,急攻猛打著我那個毛叢裡的小城堡。

  「小寶貝……弟……大姊快要被……被你插死了……你……你真要我的命啦……小心肝……我又洩了……哦……洩死我了……我……我……真要……要洩死我了……喔……」

  後來在迷迷糊糊中,被他那一陣快速有力,又濃又熱的陽精飛射而入,點點滴滴衝進我的子宮深處,又被燙醒了過來。

  這真是一場驚天動地,鬼哭神嚎,捨生忘死的大戰。我真是舒服透頂,心滿意足極了。他溫暖了我的身心,填滿了我的空虛,解除了我的飢渴。他實在是可愛極了,忍不住將他緊緊地摟抱在懷,猛的親吻著他的嘴和臉。

  「弟弟!我的小乖乖,你真棒,大姊好愛你,好愛你啊!」

  「大姊,我也好愛妳啊!大姊!剛才舒服、痛快嗎?」

  「嗯!好舒服、好痛快,大姊還是第一次這樣舒服痛快啦!」

  「真的嗎?」

  「是真的。」

  「那大姊有沒有滿足呢?」

  「滿足!滿足!大姊真是太滿足啦!」

  「那我們先好好睡一覺休息,等下我再讓大姊更舒暢、更滿足的樂趣,好不好?親大姊。」

  「當然好哇!我的心肝小寶貝、乖弟弟、小丈夫。」

  年輕人的身體真棒,真令人著迷,更使我愛戀不已。當天晚上,我們又做愛兩次,使我迷戀上他而不能自拔了。

  第二天、我倆仍然住在同一房間裡,不分晝夜,儘情地享受著性交的樂趣和甜蜜。不分地方,床上、沙發上、地毯上、浴室中、盡情相依相偎,親吻撫摸。舐、吮、吸、咬著對方敏感之地帶。然後,或坐、或站、或仰、或躺、或跪、或趴,各展所長,抽插套坐的各種姿勢花樣,任意交歡取樂,極盡風流樂事。
  
快樂的日子好像過得真快,轉眼一個星期的旅遊,到了最後一天了,我倆經過一番捨生忘死的纏綿大戰之後,休息片刻,又是一番拼戰,好像過了今夜,明天就是世界末日似的,不要過了。

  自從開了「戒」,吃了「葷」的我,自回到家中,心裡只想著要跟弟弟做愛,茶飯不思,心神不寧,坐立難安,晚上也難以安眠,小穴也騷癢難忍死了,好不容易挨過了一個星期,實在忍無可忍了,本想打電話到他的宿捨去,想不到他居然打電話來了。我內心的那份高興勁,是有多興奮快活啦![!--empirenews.page--]

  我倆在約好的咖啡廳見面,喝完了一杯咖啡後,就迫不急地找了一家賓館。進入房中就緊緊擁抱在一起,熱情的狂吻,然後寬衣解帶,一起擁抱躺在床上,互相愛撫著對方的胴體。

  「弟!大姊是日也盼,晚也盼,今天總算盼到妳了。」

  「大姊!像大姊這樣美豔的大美人,人家想要還要不到手呢!尤其大姊又帶給我人生那麼至高的樂趣和享受,這輩子是愛定大姊啦!」

  「真的?小寶貝,你沒騙我吧?」我高興得快要跳起來了。

  「真的,大姊若是不相信的話,我發誓給妳聽。」

  「心肝小寶貝,別發誓,大姊當然相信你哇!」我一聽他要發誓,急忙用手掩住他的嘴,不許\他盟誓。

  「說真的,大姊!在妳的臉上和身上,絕對看不出妳是一個27歲的人,我相信再過十年,到了30多歲,讓所有的年輕小伙子,仍舊對妳想入非非。甚至於在得不到手時,令他們為妳手淫來滿足他們的幻想呢!」

  「要死啦!說的難聽死了,什麼我到了30多歲,還會令年輕的小伙子想入非非,那我豈不成迷惑死人的狐狸精了?」

  「狐狸精那倒不至,這都是那些太太們罵那些迷惑她們丈夫的女人,所用的專用名詞而已。不過嘛!大姊妳的確是很迷人,尤其妳那小肥穴裡吸吮我大龜頭的內功\,真是太棒了。我就是被妳這一套吸功\給迷住了,才一星期不見,就使我日夜想要跟妳做愛。今天實在忍不住了,即刻打電話約妳出來。大姊!妳簡直是人間難求一見的性感尤物啊!」

  「耶,不來了嘛!好壞的弟弟,你是在取笑我,真恨死你了。你欺負我,你呀!真是小壞蛋!我……我真不知該怎樣罵你。」我故作姿態,其實我是高興在心裡。

  「哎呀!大姊,千萬別生氣,我只是逗著妳玩的,氣壞了那性感迷人胴體,弟弟是會心疼的。來!讓弟弟用大雞巴插進我的小肥穴裡去,好好向妳賠罪,好嗎?我的親姊姊。」

  「死相!你是我親弟弟,怎麼可以插大姊的小肥穴裡,那豈不是亂倫嗎?真不像話。」

  「我覺得男女在做愛時,不管兩人的身份地位以及年齡有何差距,目的是為了要享受性愛的高潮,當然要男女雙方叫得越親熱、表現得越瘋狂越好,這樣才能享受到真正美妙的境界!大姊,妳說是不是呢?」

  「是的,你說得對極了!那我們現在真像在『亂倫』啦!」
  「親大姊!那現在還要不要『弟弟』的大雞巴,插進『大姊』的小肥穴裡去呢?」

  「唷!怎麼不要呢?親弟弟,『大姊』的小肥穴正在迎接『弟弟』的大雞巴啦!」

  於是這一對姊弟,假戲真做的大享魚水之歡啦!

  從此以後,我和他頻頻幽會作樂,雖然我倆的年齡相差不少,但是弟弟儼然成為我的情人和小丈夫似的。每次見面,總少不了要享受一番纏綿性愛喜悅遊戲。

  讀高二的小妹,再過一年就要考大學了,但是她的英文成績都不太好,因此我想請弟弟做她的家教老師。這個動機,主要是我心中潛在的慾望,希望能常常和他相聚一堂,以家教為名,使他登堂入室,趁機能與弟弟享受魚水之情。

  沒想到我這個計劃完全錯誤了。
某天突然聽見妹妹房中傳出陣陣呻吟及喘息聲,我是過來人,這種聲音,正是男女交歡做愛的興奮聲。我大吃一驚,躡\手躡\足走近房門邊,輕輕推開一條縫用眼一看。弟弟和妹妹赤裸裸地擁抱在一起,瘋狂而熱情地在做愛,並且旁若無人地發出了興奮的浪叫聲。

  我當時氣得半死,但是又沒有勇氣去當場逮住他倆,祇好在妹妹頻頻浪叫聲中,轉頭離開妹妹的房門,回到自己的房中,躺在床上生悶氣。想不到我們姊妹倆人,竟然和同一個男人發生了肉體關係,而這個男人,是我勾引到手,愛他入骨,又能使我性慾滿足的寶貝兒。

  本想和弟弟一刀兩段,但是實在捨不下他,也不能沒有像他那樣粗長又碩大的雞巴,來填補我心中的『無底洞』,因為我的性慾太強了,普通尺寸的陽具,根本不夠看的,更別說能滿足我啦!

  思之再三,才想出一個『三全其美』的辦法來。
  第二天晚上,我到他住處,兩人照常先來一場纏綿的大戰。休息片刻,我把昨夜撞見他與妹妹做愛之事,說給他聽,再問他發生了這種事應不應該,以後打算怎樣辦?

  「大姊!我知道是不應該的,但是妹妹和妳一樣妖豔、性感迷人,她的乳房也有36C哩。她也說喜歡我、愛我,使我情不自禁也愛上了她,才做出昨晚的事。大姊,請妳原諒我吧!」[!--empirenews.page--]

  「那麼我倆是誰好呢?你心裡到底愛誰呢?」

  「妳們倆個都好,我都愛、都喜歡。」

  「嘿!你倒是答得很乾脆,兩個都好,兩個都愛,但總有一個比較吧?」

  「大姊!妳一定要我比較,那我就坦白說了。妳的妹妹美豔好比含苞初放的花蕾,而妳的美豔,則好比盛開的鮮花,都嬌豔迷人。至於妳妹妹的小穴像剛成熟的青蘋果,吃起來有點澀澀的。而親大姊的小肥穴則像那水蜜桃似的,香甜成熟,吃起來水多肉嫩,香甜可口。我還是比較喜歡親大姊妳那個肥嫩水多、內功\特佳的大毛桃。妳妹妹的小穴,除了緊一點外,但她又不會內功\,等於是『死穴』。親大姊的小肥穴不但緊小,而且水源充足,內功\又是一絕,比妳妹妹是強多了,玩起來也過癮、舒服、爽快。我當然較喜歡妳、愛妳啊!我的親大姊。」
 
「那你以後打算怎麼辦呢?」

  「這個……我……我……」

  我看他一時答不上話來,知道他在我們姊妹之間,無法取捨。

  「這……什麼這……我知道你一時無法取捨,我倒有一個『三全其美』的方法。你以後和我妹妹做愛,我不干涉你們,但是你必需遵守我以下的幾個規定。第一:不能使她懷孕。第二:不能讓別人知道你們的事情。第三:更不能讓她知道我和你的關係。第四:你和我幽會的日期和時間,不能跟她和你幽會的日期及時間相碰撞。畢竟我們也是姊妹,共同和一個男人姦淫做愛,若是相碰在一起,是多尷尬,又是多難堪的事情。假若你倆真的相愛,我也不反對你們,但是要永久不能夠讓她知道我倆的關係,而且還要瞞著她,繼續給大姊身心上的安慰及性慾的滿足,我的這些條件,你能不能夠答應遵守?」

  「大姊,我當然答應遵守啦!這麼好的條件,傻瓜才會不答應呢!我好高興,好快活啊!」

  「死相!你真是我命中註定的小魔星、小冤家,為了你,連妹妹都賠上了,以後就要看你是如何對待我們啦!便宜事都給你佔光了,你當然高興、快活了。」

  「謝謝大姊!弟弟以後會好好的侍候妳。」

  「嗯!這才是我的乖弟弟、小寶貝,大姊的心肝肉。」

  我把這個『三全其美』的計劃安排妥當之後,在這個既矛盾、又荒唐的境遇中,和他再度燃起了戰火。在喜悅中,連連達到了數次的高潮,在心滿意足之情況下,結束了這一次的歡愉之幽會。

  我已深深地迷戀上弟弟的雞巴了,就像吸食迷幻要的人一樣,上了癮啦!沒有他來替我解決性慾上的需要與滿足,是不行啦!

  我這個做姊姊的,也是女人啊!既不能控制本身性慾的需要,又怎能管教正在情竇初開、思春期的妹妹呢?所以,我只好用快刀斬亂麻的手法,來一個『三全其美』的安排,才把這一場『大事』擺\平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