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血劍外傳 [11/11]

时间:2019-08-26 00:05:04

(十一、完)青年袁承志––大玉兒傳奇(外一章4)

皇後見袁承志胍腆害臊的模樣,不禁起了作弄的心理。她裊裊婷婷的到了床
邊,一側身便坐了下來。

袁承志心想:“這貴婦不知到底是何身份?既能將我從大牢中放出,又能將
我安置在這深宮大院。瞧她行為舉止,端莊中略顯輕佻,嫵媚時又不失威儀,真
是讓人猜不透啊!”

他心中正在胡思亂想,那麗人卻悄悄伸手入被,一把就握住了他那怒聳堅挺
的是非根。袁承志大喫一驚,忙道:“夫人,你 快放手!”皇後笑咪咪的望
著他,狐媚的道:“什麼呀?我抓到你哪兒呢?你要我放手?我要是不放呢?你
打算拿我怎麼辦?”

袁承志被她夾七夾八,裝瘋賣傻的一扯,竟是一句話也答不出來。此時那軟
棉棉的小手,忽松忽緊的捏著他的肉棒,他隻覺全身毛孔緊縮,血液急速向下體
彙聚,勃發的欲情幾乎無法控制。他慌忙閉上雙眼,暗使靜心法門,一會功夫,
果然心情平靜,頭腦清明。

要知他所懼者,乃是皇後天生狐媚的音容笑貌,至於直接的肉體侵襲,靜心
法門素有奇效,他反倒能泰然處之。棉軟的小手撫弄著下體,帶來舒服的感覺,
也喚起他過往的回憶。腦際電閃之下,紅娘子、溫儀、安大娘、若克琳等一干女
子,和他歡好的影像,瞬間同時重現。

他隻覺甜蜜、溫馨、喜悅、悵惘等各種不同的情緒,齊上心頭。迷惘中他彷
檔Q俟h歡好的現場,眾美女正竭盡所能的刺激挑逗他的情欲。他急思回報,
不知不覺便使出了曠世奇功──大陽訣。

皇後握著袁承志火熱粗大的肉棒,心中自然產生許多淫穢的遐想。肉棒在她
手中不斷的顫動,那股桀驁不馴的勁兒,透過手心迅速擴散,使她心房都悸動了
起來。此時,手中的肉棒忽然急速的脹大,並且像蛇一般的扭曲轉動了起來。

她喫了一驚,嚇得松開了手,心中不禁暗惴:“我明明握的是他那話兒,怎
會突地像蛇一般,長大扭曲?難道被窩之中,真的鑽進一條長蟲?”她手中仍有
餘溫,但又懷疑是自己的錯覺,因此猛的一下,便掀開了被子。立刻,前所未見
的怪現像,出現在眼前。她目瞪口獃吶吶的道:“這 怎麼會這樣 怎麼會
這樣?”

原來袁承志本屬正常的陽具,如今竟脹大粗長了一倍多,並且靈活的在那扭
曲旋轉。那龜頭部位更是一脹一縮,有如皮球吹氣一般,不停的顫栗抖動。她忘
情的趨近觀看,俏麗的臉蛋,幾乎踫觸到那巨大的龜頭。

袁承志回過神來,見她震驚的模樣,心中忍不住暗暗得意。他心想:“這滿
人貴婦既然再三挑逗,若是不投桃報李,豈不是有損我大漢天威?”他輕輕一帶
將她扯入懷裡,緊接著就施展《御女密要》中的催情法門,在她柔若無骨的軀體
上,緩緩搓揉撫摸了起來。一陣若有似無的低微呻吟,自麗人口中流洩,豐美的
嬌軀,整個的癱軟了下來。

皇後經久保養的身體赤裸裸的呈現在袁承志眼前,那種柔美、細膩、嫩滑、
潔淨的美感,使得袁承志暫時停下了女體按摩,專心的凝神欣賞。隻見那:酥胸
潔白渾似雪,聳翹挺立如山峰;峰頂鑲嵌晶瑩玉,恰似櫻桃一點紅。

視線滑過平坦潔白的小腹,來到芳草萋萋的溪谷。但見那風流寶地:飽滿肉
丘微隆起,中有溪壑泛春潮;恰似仙蚌吐甘露,幽穴深藏嫩且嬌。袁承志越看越
入迷,隻覺其胴體之美,遠勝過以往所識女子。

其周身肌膚細滑柔嫩,猶如完美玉雕;非但無絲毫疤痕,就連顏色都渾然天
成,無濃淡之差異。一般女子身體隱蔽的死角,易生厚皮肉刺之處,如股溝、膝
蓋、腳跟、足趾等,她也同樣的細致潤滑,毫無瑕疵。

蕩漾在催情按摩下的皇後,原本已陶醉得閉上了雙眼,但因袁承志停止了動
作,她也隨即睜開了秀目。她見袁承志直盯著自己的裸身發愣,便伸出纖美綿軟
的玉足,輕點袁承志的下體。袁承志陡然醒覺,立刻盡展神功,取悅這位有如天
仙般的麗人。

他運起靈舌功,舌頭忽地長了一倍。靈活有如蛇信的舌頭,順著細柔圓潤的
腳趾,刷過光滑潔淨的小腿,邁上豐腴柔軟的大腿,直逼鮮嫩濕滑的肉穴。可軟
可硬的長舌,舔、刷、鑽、探、吮的在皇後嫩白的身體上,到處下功夫。

皇後真是癢到了骨子裡,爽到了心坎中;她全身上下,無一處不舒服,無一[!--empirenews.page--]
處不爽快;極度的舒暢,使她全身顫抖,春水直流,臥房中頓時充塞著一股,如
蘭似麝的奇特異95。袁承志一聞此味,益發興奮,他皺起鼻子猛嗅,欲探其源。

此時皇後呻吟道:“袁公子 別嗅了 快進來吧! 獃會 我會告
訴你的!”

袁承志見她臉兒紅,鼻兒皺,小嘴張,眼蒙稗;雪白大腿左右開,嫩肉瓣兒
迎賓來,一副情急饑渴的模樣。當下便挺腰將龜頭頂住那嬌嫩的陰戶。皇後隻覺
下體一陣酥麻酸癢,體內無比的空虛,她迫不及待的一聳豐臀,隻聽“噗嗤”一
聲,淫水四濺,瞬間肉柱已然直搗黃龍,底定了中原。

袁承志粗大的陽具,撐得那嬌嫩的小穴密實實、脹澎澎的毫無空隙。他一面
開始抽插,一面撫摸皇後豐聳棉軟的雙乳;穴內的嫩肉緊裹著陽具蠕動,袁承志
隻覺似有七、八張小嘴,在同時吸吮著陽具,那種酥爽的感覺,簡直前所未有。

此時,穴內的吸吮力道益發強勁,抽動輕些,陽具竟然撥不出來。袁承志心
想:“既然如此,那干脆就頂緊了暫緩抽動。反正運起‘鼓’勁‘旋’勁,陽具
會自個扭轉。”於是便趴下身子,緊擁著皇後親吻。

在神功運使下的陽具,不停的扭動旋轉,磨擦著皇後的花心,皇後隻覺體內
酸軟酥麻,快意直鑽心房。她張著口,似嘆氣,又像喘息,陣陣的幽95迎面撲向
袁承志,袁承志被95味一襲,頓時神魂顛倒,意亂情迷。

皇後穴內的層層嫩肉,蠕動愈益快速,也愈益有力。袁承志隻覺穴內七、八
張小嘴,從四面八方齊聚陽具之上。或吸龜頭,或進逼中段,或緊吮根部,感覺
各異,舒爽則一。

皇後此時嬌喘愈速,呻吟愈急,她粉嫩的玉腿高高翹起,雙手也緊摟著袁承
志的脖子。袁承志見已到緊要關頭,於是運足了功勁,開始快速抽插。舒適感愈
來愈強,皇後飄飄欲仙,感覺自己似乎成了翱翔天際的快樂仙女;她越飛越高,
越飛越高,終於進入了虛無飄渺的夢幻天堂。

心滿意足的二人,赤裸相擁調笑;皇後嬌憨的道:“你不是要聞95嘛?試試
這兒吧!”說罷,將袁承志的頭按向自己腿襠處。

袁承志一嗅之下,果然異95撲鼻,忍不住便伸出舌頭舔了起來。皇後舒服的
贊道:“你還真識貨,皇上也最愛舔我這兒 ”袁承志聞言一驚,急忙問道:
“你說什麼?皇上怎麼會舔過?你究竟是什麼人?”

皇後笑盈盈的道:“皇上舔過又有什麼了不起?我是大清朝孝莊文皇後,皇
上難道舔不得皇後?”

袁承志驚訝的張大了嘴,一句話也說不出來,眼前的貴婦,竟然是當今大清
王朝的孝莊文皇後,而他竟然和皇後 他越想腦中越亂,茫茫然竟以為身在夢
中。

皇後見他那惘然若失的模樣,不禁“噗嗤”一聲,笑了出來。“袁公子,皇
後也是女人,又有什麼大驚小怪的?你剛纔表現的很好啊!比皇上能干多了!你
在那兒學的功夫啊?”她邊說邊笑,自然安祥,絲毫不因全身赤裸,而有所忸怩
胍腆。

袁承志心想:“我刺殺皇太極不成,卻和他的皇後沛且。這要是傳出去,不
但自己身敗名裂,還要損及父親一世英名;別說沒臉見師父,就是青青那 也
過不了關 ”他越想越懊惱,越想越害怕,真想一頭撞死,也免得面對這些可
怕的後果。

冰雪聰明的皇後,見袁承志失魂落魄的模樣,她眼珠一轉,立刻猜到袁承志
大概在耽心些什麼,她赤裸的身軀,往袁承志身上一靠,柔聲的道:“袁公子,
你就別耽心啦!我不說,你不講,不會有人知道的。”

袁承志獲悉她皇後的身份後,震驚萬分,也無心再從事風流勾當。如今皇後
又往他身上靠,他喫了一驚,便欲起身回避。但大玉兒皇後,神機妙算,洞燭機
先,早就一把抓住了他那話兒。

袁承志動彈不得,無可奈何,隻得長嘆一聲道:“但願如娘娘所言!”

其後,明亡,闖王敗,清人入主中原。二人皆守口如瓶,未嘗洩漏,此事亦
無人知曉。袁承志遠走海外,未積極抗清;一方面,是對大環境深感失望(詳見
金庸碧血劍原著),另一方面,也是因為顧念與大玉兒皇後的這段奇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