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樂學院 [2/2]

时间:2019-09-01 00:05:04

「佐佐倉也懺悔嗎?」

  「嘿嘿,那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原來還是前輩呢!

  「那麼我先走了。」佐佐倉繼續走著,他的動作裡沒有一點年輕人的蓬勃朝
氣,而是像個幽靈般從我身邊飄過去。

              

  禮拜堂正對著辦公大樓和教室,在它後面是學生和單身教師的宿舍。

  坦白說,這裡簡直是老處女的大本營,雨宮學園裡多的是寧願為教育奉獻一
生的崇高女性們。(也不知道是不是根本沒人要)每天通勤的就只有園長和學園
警衛吧!

  跟這些老女人一起生活,吃是不成問題啦!不過就是傷眼,好在白天又可以
把它補回來。儘管這裡依山傍水,風景優美,但對我這個巷口沒有sevene
leven就活不下去的都市人而言,無疑是苦行僧般的生活。

  教師宿舍旁還有一棟純白的兩層樓洋房建築,聽說理事長淑子就帶著她的小
百合住在裡面。與丈夫分居的成熟女人……在走進禮拜堂時,我突然感到莫名的
緊張。歌德式的高聳建築,塔端的窗戶流洩下的光束,正落在聖壇中央抱著耶穌
的聖母像上,大理石的光澤透露出絲絲的生命的華彩。

  我走向聖壇旁的木門,輕輕地推開它。「請問有人在嗎?」

  昏暗窄小的房間裡,零落地擺了幾張椅子,一個修女低著頭在編織什麼。看
到我她吃了一驚,就在我們目光接觸的剎那……那雙如銅鈴般閃爍的眼眸、微翹
艷紅的雙唇……青春洋溢的圓月臉,一時之間我以為是哪個女孩子調皮,故意穿
上修女的衣服呢!

  我從沒見過這樣的修女,一般的修女總是皺巴巴的,稍微作錯什麼就會念一
大套的老巫婆們,可是眼前鮮嫩如水蜜桃的臉蛋兒……要在平常,我一定早吹口
哨了。修女恢復鎮靜,站起身來。「請問有什麼事嗎?」

  在這麼個美女面前,怎麼可以洩底呢?「哦,沒什麼,只是因為是新來的、
好奇,就想要到處看看。」

  修女微微笑了笑,她很快地收拾一下。「請跟我來。」

  「沒有打擾你吧?」

  「哪裡,教堂的門是隨時對需要的人打開的。」

  她回過頭來,對我眨眨眼,算是對我的歡迎。天啊!我以後應該常會有此需
要吧!連小兄弟也猛點起頭來,他像是迫不及待要鑽出來,跟人家打招呼。你給
我踮踮啦!這種地方,在這樣神聖的氣氛下……走在前面的她,一點也沒有覺察
到我的異樣。她解說著禮拜堂的歷史和聖母的雕像。

  「我是克莉斯汀,請問老師貴姓?」

  「噢,我是新來的生物老師--佐久間。」因為一直想著她僧衣下的人體結
構,竟一時說溜了嘴。

  「克莉斯汀修女,你還很年輕吧!」

  「嗯,二十二歲,我是這裡最年輕的修女,其他人都四、五十歲了。」糟蹋
啊!這麼一朵鮮花!

  不過今天能讓我與她單獨相會於此,也真是三生有幸。原來其他的修女們都
去參加長野市的宗教聚會,只剩下克莉斯汀在等待著我的到來……我不禁飄飄欲
醉了。

  「教室那邊還有些具宗教意義的擺設,佐久間老師去參觀過了嗎?」

  我搖搖頭。

  「那跟我來吧!」她熟稔地拉起灰色的裙擺,快步走了起來。

  我努力壓抑住伸手去掀開它的強烈衝動。又不是小男生了,還做這種事會被
當作是變態的。下行,得趕決想辦法轉移注意力。

  「這裡既然是天主教學園,園長和理事長也都是教徒嗎?」

  「不是。」克莉斯汀坦率地回答。

  「以前的理事長聽說都是虔誠的教徒,不過他們並不強迫老師和學生們信教。
其實只要能好好辦教育,也算是發揚了天主教的真正精神。」

  「哦?可是我有聽說犯錯的學生會被罰懺悔呢!」

  克莉斯汀笑了。

  「那一定是佐籐老師了,她本身是教徒。」

  「一般學生也很少去禮拜堂吧!」

  「其實也不盡然,無論是老師或學生,在遭遇到挫折或不如意的時候,都很
喜歡來找我們聊聊,當然也有女孩們間的感情問題。」

  我故意用很自然的語氣問道。「可是我也聽說,有女老師因為打扮過於時髦
而被罰的。」

  先打聽看看她認不認識木惠。「你是說佐佐木惠老師吧?」[!--empirenews.page--]

  真不知道木惠是怎樣在雨宮學園裡興風作浪的,幾乎沒有人沒聽過她的大名。
「她是前任的化學老師,已經離開了。怎麼,你也聽說了?是啊,她的裝扮也真
把我嚇壞了,那一陣子佐籐老師簡直把她看作眼中釘呢!」

  我笑了起來,想像打扮得花枝招展的木惠,如何在佐籐眼前故意搔首弄姿,
氣得老太婆渾身亂顫的情景。

  「哈哈哈……」克莉斯汀也跟著笑了。

  走上樓梯,克莉斯汀又解釋起一座小型聖母頭像的歷史,我卻開始覺得不耐
煩了。

  四樓的走廊傳來女孩們動人的歌聲。咦?松乃她們不是正好在上音樂課嗎?
我的心怦怦跳了起來。經過的時候,才發現教室都拉上了窗簾,不然可以看到松
乃引吭高歌的可愛模樣。失望之餘,我再也受不了克莉斯汀喃喃的唸經。

  「修女,真對不起,我突然覺得很累,讓我們到哪裡透透氣吧!」

  克莉斯汀的臉紅了起來。

  「唉,都是我不好,只顧一個人呱呱說個不停,也不想想佐久間老師是不是
累了。」她拚命向我道歉。

  「那麼就到屋頂上吧,那兒風景很好的。」

  我們走到頂樓的鐵門,拉開鐵栓,一片美景就在眼前。附近的高山已經覆上
一層薄薄的白雪,襯著清朗的初冬湛藍的天空,像軟綿綿的一團團棉花。我呆呆
看著大自然如此巧妙的安排,有一陣子好像連呼吸都停下來了。

  樓頂很大,除了水塔外,還有一間像是放置雜物的儲藏室。飽含著森林芳香
的冷冽空氣拂面而來,我覺得自己好像要溶化在這片清新中。只是不知道從何處
傳來奇怪的聲音,竟像是女人的呻吟……還有誰在這裡?

  「噓!」我示意克莉斯汀保持安靜,然後躡手躡腳地走向水塔後面。

  「阿啊礙不……」忘形的淫喊越來越近了。當我看清楚到水塔角落的身影時,
不禁停下腳步。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