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辟邪 [4/8]

时间:2019-09-06 00:05:04

無根禪師憤怒的喝道:「隗通天,你敢。」

  隗通天微哂道:「隗某有什麼不敢的?」他如果不敢,就不會把十五個和尚擒來了。

  無根禪師抱杖峙立岸然喝道:「隗掌門人,你最好放了他們。」隗通天也沉聲道:「老禪師,你最好說出令師弟的姓名、下落來。」

  兩人這句話,無異是同時向對方下了最後通碟!無塵法師早已怒不可遏,在無根禪師說話之際,左手袍袖輕輕向上揮了一下。這是下達行動的暗號!雁翅般排列在山門左右的一百名灰衲僧人,立即緩緩從左右兩邊包抄過去。

  就在他們移動的時候,廣場南首,山門正對面,也就是雪山派一干人的身後,也迅疾無聲的從左右兩側閃出五十名手執齊眉棍,腰佩戒刀的灰袖僧人。兩邊合計一百名僧人,在瞬息之間,足不揚塵,很快就會合在一起,一下截斷了雪山派人的後退之路。

  無塵直到此時,才洪笑了一聲,喝道:「隗通天,你再不放人,今晚就教你來得去不得。」

  隗通天連看也沒看無塵一眼,只是朝無根禪師冷冷道:「老禪師,你說是不說?不說的話,就莫怪魄某心狠手辣,要向他們開刀了。」

  無根禪師凜然道:「峨嵋派屹立江湖已有五百年之久,峨嵋弟子威武不屈,從不受人脅迫……」

  話聲未落,八條灰影疾如鷹隼朝押著十五名峨嵋憎人的持刀漢子撲去。這八道灰影,正是伏虎寺八位長老,無根、無塵的師兄弟。雪山派雖然擒得峨嵋派一組巡山弟子,隗通天雖然說了狠話,但真正要他下令開刀,他究竟是一派掌門,卻也不敢造次殺人。

  雪山派當然也早有準備,如果峨嵋派突起發難的話,應該如何反擊?事前早已有了周詳的計劃:是以峨嵋派八位長老突然凌空飛撲過來之際,押著峨嵋派僧人的三十名雪山派壯漢毫無緊張神色!其中十五人,是用刀架在峨嵋派僧人脖子上的,他們迅即拉著峨嵋僧人後退。另外抱刀戒備的十五名壯漢則立即揮刀迎出。以十五對八,差不多就是兩個對一個了。

  不,就在十五名押著壯漢退下之際,雪山門下發現對方撲來的共有八人,立即有一名雪山弟子補了上去,湊成以二對一之數。一撲一迎之間,驟然響起了一片震懾人心的金鐵擊撞之聲。

  八位峨嵋派長老使的是齊眉棍,棍是純鋼的,使出來的是「峨嵋伏虎杖法」,棍勢展開,恍如天龍展現,棍影如山,勁風逼人,可說凌厲已極!十六名壯漢,雖是雪山派的第三代弟子,但他們精擅合博之術,兩人一組,展開刀法,攻守之間,互相配合,極為綿密、但見刀光如雪,兇猛無匹,找不出一絲破綻!以兩個雪山第三代弟子,力敵峨嵋派一位長老,居然並無多讓。

  站在隗通天左首的鄧榮大喝一聲道:「兄弟也來領教峨嵋派的高招。」

  大步走出,他是隗通天的二師弟,(三師弟司達,站在隗通天右首)在雪山派坐第二把交椅,一身修為,也僅次於通天教主。無塵法師一手待杖,立即迎了出去道:「道兄出場,貧衲自當奉陪。」

  鄧榮沉笑道:「很好,老法師要使兵刃還是拳掌?」

  無塵法師巍然道:「主隨客便,貧衲悉聽道兄吩咐。」

  鄧榮雙手一揚,大笑道:「咱們已有十年沒有印證了,先試試老法師「伏虎掌」的威力也好。」

  他練成雪山派「寒極神功」,已有八成火候,是以要和無塵法師作徒手之搏了。

  無塵法師淡然一笑,把手中的撣杖,往地上一擲,合掌當胸,說道:「不敢,道兄請。」

  「請。」鄧榮口中說了個「請」字,人己隨聲亙欺而上,右手揚處,一掌迎面擊來。

  雪山派以「開山掌」、「掃雪腿」,著稱於世。因為大雪山常年為雪所封,門人弟子的入門功夫,劈掌掃腿,都是以雪為對象。「開山掌」、「掃雪腿」,就是要把雪劈開,闢為道路的意思。這是雪山派揚威武林的獨門功夫,招式怪異,純走強猛一路。

  無塵法師和他動手已非一次,自然認得,腳下乍退一步,側身旋進,雙手化掌,一引一發,還擊而出。兩人這一交上手,立即各展所學,以攻還攻,一絲一毫都不肯退讓,掌風呼嘯,愈來愈快!不過轉眼之間,兩團人影已合而為一,在一片掌影中,已難分敵我。

  但在這同時,峨嵋派八位長老和雪山派十六名第三代弟子的一場激戰中,雖然以一敵二,卻分出高低來!雙方在這片刻之間,差不多已打出二十七八招,雪山派兩人聯手,刀光連翩,相輔相成,有攻有守,幾乎無懈可擊。這下自然引起峨嵋派八位長老的怒意,就在揮動杖法之際,左手疾發,擊出一記「伏虎掌」,一道強猛無匹的洶湧掌風,應手而生,撞向對方一人。試想雪山派一個三代弟子,能夠和峨嵋派長老打成平手,並不是說他武功和峨嵋派長老抗衡。他們所憑仗的僅是一套聯手合擊的刀法,相輔相成,攻守兼顧,就是遇上最強的敵人,也足可支撐一段時間而已。 [!--empirenews.page--]

  這八位峨嵋派長老,都有數十年修為,這一記「伏虎掌」豈同小可?。但聽「砰」的一聲,就把一名壯漢震得凌空飛起,摔出一丈開外。一人得手,其他七位長老也跟著出手,把聯手合擊的雪山派弟子,像稻草人一般,接二連三的震飛出去。這下看得通天教主隗通天勃然大怒,身形飛撲而起,人到掌到,接連響起砰砰中掌之聲,人影也跟著平空摔出。要知隗通天「寒極神功」已練到十二成火候,劈出來的「寒冰掌」,只要被他擊中人身,立時全身僵凍,血脈凝結,非同小可。

  八位峨嵋長老縱然數十年修為,個個功力深厚,隗通天飛撲而來,人到掌到,朝你揮掌擊來,卻是不能不接!硬接,當然會被震飛出去,不接,只要被他掌風掃上,同樣也會跌撞出去。他這一連八掌,當真快若閃電,連站在他對面的無根撣師都來不及阻攔,八位長老已被一一震飛出來,倒地不起。丁天仁和師兄弟們分作兩行,站在無根禪師身後。他是老師傅最小的徒弟,自然站在右首最下面一個了。這時八位長老被隗通天一掌一個震飛一丈開外,其中八大長老中最後一位叫無能的正好飛落到右首,離丁天仁前面不遠。

  也無巧不巧這位無能長老平日裡對丁天仁極為投緣,幾年來,只要有暇,就會時常點撥他的武功。丁天仁的劍掌功夫,大半出於這位長老的指點,對他感情也特別深厚。

  此刻驟睹無能長老被隗通天震飛出來砰然一聲跌坐在地,心頭猛然一驚,急忙奔出,在他身邊俯蹲下去,急急問道:「八長老,你老沒什麼吧?」

  無能長老雙目緊閉,只是顫聲道:「冷……冷……」只說了兩個「冷」字,口齒已經僵硬,再也說不出話來。

  丁天仁一時氣怒交集,初生之犢不畏虎,直起身,縱身就朝隗通天面前奔去,長劍鏘然出鞘,指著隗通天喝道:「姓隗的,你使的是什麼妖法,八長老只說了兩個冷字,就不能說話了。」。

  隗通天看到衝出來的是一個十六八歲的孺子,用長劍指著自己喝問,不覺沉笑道:「小子,你不會去問你師傅?」

  右手抬處,大袖朝前拂出。他是一派掌門,對一個後生小輩,自然不會使出「寒極神功」來,這一記衣袖,只是要把丁天仁摔個觔斗而已!丁天仁乍見隗通天手臂抬處,一支衣袖朝自己揮過來,一時無暇多想,立即把手中長劍一舉朝前刺出。

  這一劍簡單快捷,使出來的正是大哥(丁大衍)教他的「鴻蒙一劍」!當然他還是避不開隗通天的一記衣袖,「砰」的一聲,一個人被一道勁風兜著往後翻出一個觔斗。

  隗通天眼看丁天仁忽然抬手刺出一劍,但聽「嗤」的一聲,把自己一襲白色長袍,從右肩頭到小腹,被他劍尖劃破了三尺長一冬!這小子刺出來的這一劍,招式簡單,並無出奇之處,自己居然毫無防範,躲閃不開!憑自己一身武功,竟然躲閃不開,這一劍豈非神妙無比?

  隗通天陡然雙目射出兩道精芒,朝丁天仁投去,正好丁天仁被他一記衣袖,拂得往後翻出一個觔斗,堪堪站起,但從他懷中掉出一件東西,落在地上!丁天仁翻出去的人,還沒發覺,但隗通天如炬目光,正好朝他投來,自然看清楚了!不,他似乎不敢相信,突然跨上一步,凝足目力朝地上看去。

  無根禪師眼看丁天仁突然衝了上去,被隗通天一記衣袖震出,翻了個觔斗堪堪站起,隗通天又跨上一步,欺了過來,急忙迎將上去、沉聲道:「隗掌門人住手,他只是老衲門下的小徒弟而已。」

  隗通天沒有理他,只是雙目注視在地上,臉色漸漸凝重,驚異的道:「果然是辟邪玉符。」

  他目光凝注的,就是從丁天仁懷裡掉出來的一件東西,也就是丁大衍給丁天仁的一塊紫玉珮。丁天仁聽他叫出「辟邪玉符」四字,急忙俯身從地上拾起玉珮,揣入懷中。

  隗通天忽然回過身去,喝道:「放開他們。」

  押著峨嵋派一組巡山僧侶的十五名壯漢,立即答應一聲,舉手一掌拍開了僧侶們的穴道。

  隗通天又朝正在和無塵法師動手的師弟鄧榮喝道:「二師弟住手。」

  鄧榮和無塵法師正打得難分難解,一個練的是雪山派「寒極神功」,差不多已有八成火候,因此在施展「開山掌法」之際,也使出了「寒極神功」。一個是伏虎寺的監寺,練的乃是佛門「心燈禪功」,他發現對方每一掌奇寒無匹,分明使上下「寒極神功」,當下就在「伏虎掌法」上使出「心燈禪功」。 [!--empirenews.page--]

  這兩種神功,一寒一火,互有克制,雙方功力又在伯仲之間,自然會僵持不下,很難分得出高下來。

  鄧榮聽到掌門人喝聲,急忙雙掌排開,沉喝一聲:「住手。」人已往後躍退數尺。

  隗通天右手一揮喝了聲:「咱們走。」

  當先舉步往外行去。鄧榮、司達二人弄不懂掌門人何以突然要下令撤走?但掌門走了,他兩人自然也只好緊跟著走去。雪山弟子更不用說,一起跟著後退。在雪山派人的身後,就有一百名峨嵋僧侶,手持齊眉鐵棍,一字排開,正好擋住他們的去路。

  隗通天目光凌厲,沉喝道:「爾等還不讓開?」

  無根禪師自知雪山派處心積慮已久,今晚之戰,峨嵋派已屈居下風,真要動手,己方非落敗不可。

  這時眼看隗通天突然退走,暗暗舒了口氣,急忙喝道:「你們還不讓開?」一面高聲道:「隗掌門人好走,恕老衲不送了。」

  隗通天只嘿了一聲,連頭也不回,腳下匆匆行丟,一行人很快就已遠去。